壹财信

券商业绩爆发助推“普涨潮”,“涨薪潮”跟进,部分中小型券商高管薪酬反超头部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5月25日 02:49

红周刊 记者 | 王飞

之前跌得有多惨,现在反弹力度就有多强,这就是券商板块。最近7个交易日(截至5月24日),是券商大举反弹的过程,特别是头部券商,如中信建投、中金公司等,区间涨幅在14%-30%不等。

从基本面角度来看,上市券商确有相应的业绩支撑。据《红周刊》记者梳理,去年上市券商合计实现净利润1612.51亿元,较上年的1160.00亿元同比增长39.01%。分类来看,在中小型券商中,湘财股份业绩增速最快,在头部券商中,东方财富业绩增速最高。

需要注意的是,在券商业绩大增之际,券商员工工资也水涨船高。在券商员工工资方面,从增长幅度来看,中小券商居前;从总规模来看,依然是大型券商居前。在行业薪酬攀涨之际,几家中小券商如锦龙股份、哈投股份和太平洋等,或因业绩不佳导致其整体薪酬水平出现萎缩。从券商薪酬“蛋糕”的切分来看,核心高管涨薪情况普遍,即便一些出现薪酬规模下降的券商,其高管薪酬也呈现上涨。此外,记者还注意到,虽然中信证券等头部券商由于规模优势,整体薪酬明显高于中小型券商,但部分中小型券商如第一创业、国金证券、华创阳安等,其董事长的薪酬要远高于头部券商。

90%的券商涨薪

部分降薪券商的管理层也“跟涨”

据记者统计,50家上市券商去年整体员工薪酬实现大幅增长,合计“应付职工薪酬”(以下简称“薪酬”)达到1278.19亿元,相较2019年的986.65亿元同比增长29.55%。具体来看,湘财股份等中小型券商(市值在1000亿元以下)的薪酬增长幅度较快;中金公司等头部券商增速略慢,但市值前十大券商中有9家薪酬同比增长超过20%。

在涨薪增幅前十大券商中,最低增幅为55.38%,最高为130倍。这种薪酬高增长与这些券商业绩高增有一定联系。以一一家跻身薪酬增速前十的大型券商中金公司为例,其薪酬增幅为56.7%,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增幅分别为50.17%和70.04%(见表1)。

表1 2020年薪酬增速前十的券商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部分券商薪酬的增加是缘于员工人数的增长。如湘财股份,公司2019年的员工总数为627人,至2020年控股湘财证券后,公司员工总数变为2379人,员工薪酬因此大增。

和业绩高增、薪酬高增的券商形成对照的是,也有几家业绩下降、薪酬下降的券商。据记者梳理,相比2019年,2020年整体薪酬下降的券商仅有锦龙股份、哈投股份和太平洋等4家,在其员工总数并未出现明显变化的情况下,这些券商的归母净利润在去年均出现了同比下滑。如整体降薪幅度最大的锦龙股份(公司2020年员工总数增加了6人),公司2020年整体降薪0.54亿元,人均薪酬下降1.31万元,其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6.38%。

从降薪券商来看,有的券商降薪实际降的是普通员工的薪酬,其中锦龙股份最为典型。数据显示,锦龙股份在整体薪酬和人均薪酬均出现下降的情况下,公司管理层在2019年和2020年的薪酬分别为0.15亿元和0.17亿元,涨薪0.02亿元。根据以上数据测算,锦龙股份普通员工合计被降薪约0.56亿元。

和锦龙股份类似,哈投股份也出现了普通员工降薪与管理层涨薪的情形。去年,哈投股份整体降薪0.037亿元,公司管理层同期涨薪0.0036亿元。

“亏损双熊”一降薪一涨薪

国盛金控“涨薪”底气何在?

作为降薪阵营且“惟二亏损”中的一员,太平洋也在降薪。据记者梳理,太平洋2020年整体降薪0.48亿元,人均薪酬同样下降了2.96万元。分析来看,公司的降薪可能完全是因为亏损所致。据太平洋公告显示,公司去年实现归母净利润-7.6亿元,同比下滑264.30%。

需要注意的是,太平洋业绩与市场氛围有重大联系。太平洋公告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低者)为-13.33亿元,2019年实现净利润4.22亿元。太平洋在其2019年年报预告中解释,公司之所以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之一是“2019年债券市场利率窄幅震荡,A股各大指数大幅上涨,公司证券投资业务抓住市场时机取得良好收益。”同时,太平洋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实现投资收益6.87亿元,同比增长74.48%。

但据记者梳理,太平洋的“炒股”水平并不稳定。如太平洋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0.05亿元,同比下滑95.25%,其中报告期实现投资收益1.96亿元,同比下滑37.19%。在以“降低收益预期”为主基调的市场环境下,太平洋今年的业绩表现难言乐观,其员工薪酬会否继续滑坡也值得关注。

与太平洋一起在去年出现业绩亏损的国盛金控,却脱离了基本面的“束缚”。该公司去年亏损3.66亿元,但却在裁员163人的情况下,涨薪1.49亿元。

与太平洋业绩波动情形不同,国盛金控2018年~2019年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低者)分别为-4.29亿元和-1.14亿元,已连续三年均为负值。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最近连续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最近一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的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就会被ST,国盛金控的业绩已经触碰了三年连续为负的指标,但对于持续经营能力这一项,国盛金控审计机构大华会计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仅在审计报告中表示,国盛金控的财务报表公允反映了公司合并及母公司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

据记者了解,今年对国盛金控来说仍是艰难的一年。据国盛金控公告显示,因“隐瞒实际控制人或持股比例,治理失衡”,公司旗下子公司国盛证券、国盛期货于去年7月17日被中国证监会接管,这将导致国盛金控融资能力减弱。同时,国盛金控今年还将面临“16国盛控”、“17国盛金”债券本息集中偿付的风险,因为这两只债券将于今年12月迎来到期日和回售支付日,涉及本息金额合计27.22亿元。这对于现金比率为0.8、在手现金116.49亿元的国盛金控来说,依然是不小的开支,那么其保持涨薪的底气到底来自哪里?

顶级券商高管拿到“最高薪”

第一创业等高管“紧随其后”

相较中小型券商在“涨薪潮”中的超前表现,头部券商保持了薪酬规模较快增长,且高管薪酬相对稳定的特点。据记者梳理,在去年薪酬规模前十的券商中(整体薪酬和人均薪酬均增长),中信证券、华泰证券和中金公司等九家券商的市值均在1000亿元以上(见表2),这显示出,头部券商因为规模效应而领导行业。如中信证券,公司的薪酬规模已连续14年(2007年-2020年)位列第一,而在2007年~2020年度,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规模也均排在上市券商中的第一位。

表2 去年应付员工薪酬规模前十的券商

从核心高管薪酬来看,头部券商锁定行业最高薪酬,中金公司总经理薪酬为1598.2万元,但其薪酬同比下滑11.27%。位居行业第二高薪的是中信证券总经理,达到993.54万元,同比增长0.37%。和这两家公司高管薪酬的低增长,其他头部券商有的因为基数较低,增幅相对较大。比如中信建投董事长和总经理薪酬分别为480.28万元和466.61万元,分别同比增长36.72%和37.97%。

相比头部券商核心高管薪酬水平,部分中小券商核心高管的薪酬实现大幅超越。如第一创业,其董事长2020年的薪酬为980.71万元,而据记者测算,同期50家上市券商董事长的平均薪酬为244.02万元,仅约为前者的1/4。对比董事长薪酬排在前十的头部券商,即国信证券、招商证券、中信证券、中信建投、东方财富和申万宏源的董事长薪酬水平,第一创业董事长薪酬遥遥领先。比如,中信证券董事长薪酬为491.51万元,仅约为第一创业董事长薪酬的1/2。

同样,第一创业总经理薪酬也达到了894.31万元,同比增长55.19%,位居总经理薪酬排名第四位。

从第一创业历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其核心高管薪酬确实是与公司的业绩表现呈现正相关关系(见附图)。但记者注意到,第一创业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为8.13亿元。其业绩峰值出现在2015年,实现归母净利润10.21亿元,而其董事长和总经理当时的薪酬分别为436.48万元和421.28万元,如今薪酬已经全部实现翻倍。

附图 第一创业近五年业绩表现与董事长薪酬变化

不仅如此,据记者测算,第一创业董事长和总经理薪酬占公司总薪酬的比重为1.05%和0.96%,而同期董事长薪酬占比超过1%的券商仅有5家,其核心高管薪酬水平显然“跑赢”行业。

此外,董事长薪酬明显偏高的中小型券商还有国金证券和华创阳安等(见表3)。

表3 董事长薪酬偏高的中小型券商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