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当红炸子鸡”春雪食品供应商“变脸”,并上演“时空穿越”

壹财信 发布于 06月02日 13:30
“当红炸子鸡”春雪食品供应商“变脸”,并上演“时空穿越”

来源:壹财信

作者:邵叶蓁

2020年”618″期间,春雪”上鲜”荣获京东禽肉类实力榜第一名,”上鲜”鸡翅中入选京东实力单品,这背后是春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春雪食品”)与京东的强强联合。据悉,春雪食品与京东联手打造的鸡肉品牌”上鲜”已连续三年位居京东生鲜鸡肉类销量第一名,称之为”当红炸子鸡”也不为过。

与此同时,致力于成为中国鸡肉调理品细分行业龙头企业的春雪食品也在积极谋求主板上市。2021年4月29日,春雪食品招股书申报稿预披露更新,保荐机构是光大证券,审计机构是大华所。

《壹财信》研究发现,春雪食品股改前夕曾进行三次股权转让,间隔两年价格却一成不变,合理性存疑;报告期内的前五供应商大变脸,一供应商还玩起了”穿越”;此外,春雪食品还存在社保缴纳违规、被市场监管部门抽查出问题的情形。

股改前三次股权转让同一价格

春雪食品地处胶东半岛北部,专业从事白羽鸡鸡肉食品的研发、生产加工和销售业务,控股股东是山东春雪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山东春雪”),实际控制人为郑维新。

根据招股书,2012年11月,山东春雪出资1,000.00万元设立了莱阳春雪食品有限公司(下称”春雪有限”,春雪食品前身)。春雪有限分别在2013年和2016年经过两轮增资,增资后分别由山东春雪持股55%、郑维新持股17.7%、潍坊市同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同丰投资”)持股2.05%、潍坊市同盈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同盈投资”)持股2.05%、潍坊市同利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同利投资”)持股17.40%、潍坊市华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华元投资”)持股5.80%,上述增资价格均为1元/出资额。

其中同丰投资、同盈投资因看好春雪食品发展前景而进行投资;同利投资的合伙人均为山东春雪股东,因山东春雪拟重点发展春雪食品业务,故山东春雪部分股东共同设立同利投资,通过增资方式投资于春雪食品;另一股东华元投资为员工持股平台。

2018年1月,春雪有限进行了第一次股权转让。实控人郑维新将其持有春雪有限的部分股权分别转让给于振义、刘敬学、莱阳市共创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下称”共创投资”);同利投资将其持有春雪有限的部分股权分别转让给阎卫明、刘敬学、金治军、孙益鹏;华元投资将其持有春雪有限的部分股权转让给孙益鹏;同盈投资将其持有春雪有限的部分股权转让给金治军;同丰投资将其持有春雪有限的部分股权转让给金治军。本次股权转让共引入6名新股东,转让价格均为12.5元/出资额。

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春雪有限的股权结构如下:

“当红炸子鸡”春雪食品供应商“变脸”,并上演“时空穿越”
(截图来自招股书)

其中,于振义、刘敬学、阎卫明、金治军、孙益鹏5名自然人股东均不在春雪食品任职;共创投资则是因看好春雪食品发展前景而进行投资。

两年后,2020年1月,春雪有限进行了第二次股权转让。山东春雪将其持有的春雪有限3%、4.33%的股权分别转让给了山东豪迈欣兴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豪迈欣兴”)、台天自春雪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天自春雪”)两名新股东,转让价格均为12.5元/出资额,与前次股转价格一样。

其中豪迈欣兴和天自春雪均为私募基金,因看好春雪食品发展前景及上市潜力而进行投资。

两个月后,2020年3月,春雪有限进行了第三次股权转让。山东春雪向烟台天自雪瑞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天自雪瑞”)、山东毅达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毅达创业”)转让了春雪有限部分股权;郑维新向潍坊市春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春华投资”)转让了部分股权,转让价格均为12.5元/出资额。

其中天自雪瑞和毅达创业均为私募基金,因看好春雪食品发展前景及上市潜力而进行投资;春华投资则是公司管理层持股平台。

随后在2020年5月26日,春雪食品进行了股份制改革。

综上三次股权转让间隔两年,均以估值10亿元协商定价,其中不乏引进多名外部股东,但转让价格却一成不变,令人不解。

供应商不仅”大变脸”,还大玩”时空穿越”

除了上述问题,春雪食品的供应商也值得关注。此前,春雪食品因关联交易多,大客户、供应商、同业竞争者三位一体等被媒体关注。

报告期内,春雪食品客户和供应商重叠的情形主要发生在与山东春雪集团、顶巧集团等企业中,二者既是春雪食品的前五大客户,又是其前五大供应商。

值得注意的是,春雪食品2020年的前五大供应商发生”大变脸”。北大荒粮食集团寿光龙盛粮食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北大荒集团”)、顶巧集团、山东春雪集团、大地牧业、山东望联种禽集团有限公司全部跌出前五大供应商行列,只剩中粮油脂(龙口)有限公司位列2020年第三大供应商。

而新增的前五大供应商值得关注。其中莱阳鑫荣粮油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鑫荣粮油”)为2020年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9,246.44万元。鑫荣粮油成立于2018年5月14日,主营业务为粮食收购,粮食储存,粮食、饼粕、花生饼干、油脂的批发及零售,2018年总规模280万元,2019年总规模920万元,2020年总规模18,090万元。

另一供应商鑫荣粮油成立当年,春雪食品就开始与其合作,2018年和2019年春雪食品对鑫荣粮油采购饲料原料玉米的金额为131.21万元、777.63万元,至少为鑫荣粮油贡献了46.86%、84.53%的营收,2020年则贡献了51.11%的营收。

此外,烟台市昭宇粮油有限责任公司、烟台市臻和食品有限公司(下称”臻和食品”)、桦甸市春熙粮食经销有限公司(下称”春熙粮食”)也在成立当年即与春雪食品开始合作。

其中春熙粮食成立于2020年8月11日,成立次月即与春雪食品开始合作。春熙粮食成立时间虽短,但也在当年向春雪食品销售饲料原料玉米金额高达3,248.89万元,占其2020年营收规模的51.68%。

与此同时,另外两家供应商也得益于春雪食品而实现了业绩暴增。

2020年,青岛嘉瑞源仓储有限公司(下称”嘉瑞源仓储”)为春雪食品的第四大供应商,合作开始于2020年2月,2020年采购金额为7,232.72万元。嘉瑞源仓储成立于2018年12月21日,2019年总规模898万元,2020年总规模暴增至9,761万元,而春雪食品在2020年为其贡献了74.1%的营收。

桦甸市万鹤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万鹤贸易”)则是春雪食品2020年第五大供应商,合作开始于2019年3月,2019年至2020年春雪食品向其采购饲料原料玉米的金额分别为2,228.39万元、4,528.96万元。万鹤贸易成立于2017年11月7日,2018年总体规模520万元,2019年总体规模3,955.9万元,2020年总体规模11,166万元。春雪食品在2019年和2020年至少为万鹤贸易贡献56.33%、40.56%的营收。

而更令人惊诧的是,春雪食品还有一供应商大玩”时空穿越”,还未成立就与春雪食品开展合作多年。

“当红炸子鸡”春雪食品供应商“变脸”,并上演“时空穿越”
(截图来自招股书)

潍坊臻和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臻和供应链”)成立于2018年9月7日,由自然人张国丽持股91%、李振持股9%。招股书披露,春雪食品与臻和供应链的合作开始于2015年,未成立就已经开始合作,令人匪夷所思。而张国丽100%持股另一家企业——臻和食品则在成立当年开始与春雪食品合作。

社保缴纳违规,被监管部门抽查曝出问题

据招股书,截至报告期末,春雪食品员工总人数为3,327人,社保应缴人数3,097人,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失业保险仅实缴了1,813人,工伤保险实缴3,025人。

其中未在公司缴纳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生育保险的人数多达1,284人,而这部分选择缴纳了新农合和新农保人数,未在公司缴纳的比例达到了41.46%。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的未缴纳比例则分别为41.46%、2.32%。

招股书披露,春雪食品缴纳新农合和新农保人数较多的主要原因为公司的生产一线员工以农村员工为主,该等员工流动性较强,对当期实际取得的收入更为重视,不愿意缴纳社会保险。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春雪食品或应履行责任。

此外,企信网显示,2020年度重点产品专家检查中,春雪食品在食品相关产品质量安全监督检、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资格检查、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获证企业条件检查事项中被发现问题已责令改正。

截至发稿日,春雪食品IPO无更多进展,《壹财信》将继续关注。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