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打破当前指数盘整僵局靠什么?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6月03日 02:49

红周刊 作者 | 聂方红

自3月初以来,沪深两市大盘始终处于上下两难的盘整之中,沪市指数站上3500点就开始疲软,跌破3400点又会转头反弹,在几乎100余点的箱体里面折腾。本周虽然出现了出乎意料的大反弹,但总体赚钱效应和持续性还有待检验。盘整熬人,尤其是指数没跌多少、手中股票价格跌得面目全非的投资者更是烦闷,3300多点买的票,3500多点还套了一大截,谁会喜欢这样的行情?那么,这种僵局如何打破呢?我们就此进行分析。

轮动加结构性行情是大盘盘整的主因。这几个月来,市场没有明晰的投资主线,基本上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没几天,指数表现为反复拉锯。首先是抱团股的回调与周期股的崛起形成均衡。春节过后,抱团股纷纷瓦解,跌幅超过二三十个百分点的比比皆是,理论上会带来指数的剧烈回撤。然而实际情况却因为顺周期股票的崛起,指数并没有出现破位下跌。钢铁、化工、有色、煤炭等板块指数都创了近年甚至近几年的新高,钢铁板块指数更是到了2016年以来的最高,近3个月最大涨幅超过40%。其次是大盘量能的萎缩与少数权重股的活跃相互对冲。股市量在价先,没有成交量的支撑,行情不可能走得很远。这三个月,股市成交量逐步减少,给人感觉行情没戏,回调在所难免。与此同时,多年没有表现的中国石油出现了价量异动,招商银行、中国神华等权重股更是频创新高,这些大块头的表现,让指数稳定有了依靠。再次是结构性轮动与收益预期降低,抑制了指数波动。这段时间,股市板块轮动特征明显,很多投资者发现,长期持有不如做高抛低吸,有点利润就落袋为安,不要去贪。于是,个股涨幅一旦超过百分之二三十,大部分投资者都会选择走为上,这就无形中封堵了上升空间。我们经常看到不同的板块在涨,但能持续不断上涨的却很少。只有低位吸纳的才有比较丰厚的利润,凡是过分追高者很容易被扔在山顶上举杠铃。

市场形势趋向复杂制约着行情的发展。很多人不理解,中国经济复苏强劲,但股市却和经济糟糕的美股南辕北辙,为什么?

从基本面看,重大不确定性因素尚未完全控制。一些股评人士总喜欢把现在的经济复苏叫做复苏后半段,把现在的股市叫做牛市后期,给人的感觉就是好日子快到头了,这样谁还敢大胆参与?实际情况来看,反映经济发展先行指标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前几个月虽然一直站在荣枯线上,保持扩张态势,但比较反复,很不稳定,显示经济复苏确确实实还不牢靠。大家最关注的新冠疫情最近更是状况迭出,外防输入的压力很大,全球疫情防控方面的不确定性确实存在。加上外部经济环境不确定,复杂多变的经济基本面对行情有明显的制约。

从政策预期看,政策转向时机和力度不清晰。为了对冲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各国央行“非正常”放水持续了较长时间。这种放水带来的可能的恶性通胀令各国警惕,俄罗斯、巴西、土耳其三国在3月即宣布加息,这会不会刺激世界加息潮的到来,进而出现从通胀到紧缩的政策转向?毕竟,大宗商品狂涨与人民币持续升值的事实摆在那里,考虑到资本市场对货币政策的高度敏感,这个时候小心驶得万年船。

从外部市场看,美股风险可能外溢。在很多人看来,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股市在经济和疫情都非常严峻的形势下还依然疯狂上涨,暗藏着巨大的风险。一旦它们的泡沫破灭,根据A股的一贯风格,必然会跟着大跌。

从炒作热点看,防止给别人做嫁衣裳。市场一直没有找到公认的可持续关注热点,大家参与更多的是抱着短线心态,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没有长期打算。而且低吸的多,追高的少,埋伏等别人来抬轿的多,主动出击少,大家都怕替人站岗、帮人解套,这样的行情肯定走不远、走不久。

风险轮次释放与指数点位不高决定了下调空间有限。结构性行情的最大特点是,涨多了会调整,跌多了有人买,当然基本面特别差的除外。春节以来的集中杀跌和反复震荡,可以说,超买的市场风险大部分得到了释放,更不会有系统性风险。由此投资者出现了三种趋向:第一种是愿意死守不割肉。既然总的指数点位不高,10年前就在3000多点,现在套着怕什么?而且多数个股与历史高位相比普遍价位不高,让人感觉不出大的回调压力,即使套住了,割肉的冲动并不强烈,指数下沉就没有动力。第二种是敢于持仓赌明天。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中国经济向上的势头都值得期待,管理层对市场的呵护也是空前的,投资者有底气持仓来分享发展红利。第三种是可以逢低建仓等公司长大。一季报显示,上市公司总体业绩开始改善,半年报预喜的上市公司数量不少,如果中外经济下半年能够战胜疫情,实现全面复苏,股市肯定会有行情,当前属于播种正当时,低吸优质股票应该是只输时间不输钱。

打破行情僵局的可能观察点。股市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有行情,指数总在涨涨跌跌、上上下下当中。打破盘局也未必就会一路向上或者向下,还可能换一个箱体震荡。当然,打破盘整僵局需要一些燃点,具体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去观察:一是政策变动的引发。历史上很多次市场僵局都是政策调整引起的,比如管理层决定停发新股、调整印花税税率、交易制度T+0变T+1,还有就是4万亿投资刺激计划出台等。显然,关注政策变化是最直接的观察点。二是重大改革的触发。2005年至2007年那波最大的行情就是股权分置改革引发的。全面注册制改革会不会带来新的机会值得关注。三是外部环境变化的激化。当年国家关闭国债期货交易直接导致第二天股市的暴涨。本周政府全面封杀比特币、打击大宗商品期货炒作是不是影响投机资金转移到股市的诱因?下一步更应关心各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去留,一旦明确退出,可能对市场有新的重大影响。四是市场自身指标的催化。能不能连续大幅放量,两市成交过万亿是基础,少了就要警惕。有没有新热点,如果还是炒去年的老热点、绩优权重股,行情的有效性也存疑。另外,现在拉抬金融、保险、券商、白酒、有色、冶金、石化等权重股,一旦资金跟不上、恐高情绪蔓延,行情也可能走向另外一个方向。其实,结构性行情,投资者还是不要太过于在乎指数,把心思放到选股和长期价值投资上,这可能更有意义。

(本文已刊发于5月29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