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小数据折射大问题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6月07日 03:10

作者 | 苗中杰

《红周刊》:某瓷砖及卫浴产品上市公司称两名董事遭证监会立案调查,但相关事项与上市公司无关,该事项不涉及公司财务造假、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情形,不会对公司及公司子公司生产经营等产生影响,真实的情况又会如何呢?

邱诤:对于普通的中小投资者而言,有时候很难读懂复杂的财务数据,但不妨拿一些简单易懂的数据与同行业上市公司做个对比,就会有更深入的了解。例如同样生产瓷砖的东鹏控股和蒙娜丽莎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1.58亿元和48.64亿元,截至2020年底,这两家公司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18.00亿元和10.88亿元,而上述这家董事遭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为56.37亿元,截至2020年底该公司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高达33.76亿元。相比之下,东鹏控股和蒙娜丽莎两家公司的营业收入合计超过120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不足29亿元,而上述这家公司56.37亿元的营业收入相对应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高达33.76亿元,虽然并不能借此判断这家公司是否存在财务问题,但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红周刊》:振东制药终止剥离安特制药,安特制药主营治疗脱发的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因男性医美和脱发经济等医美题材受到广泛关注,振东药业公告当日涨停,如何看呢?

邱诤:安特制药2018—2020年分别亏损8151万元、4919万元和3516万元,据振东制药公告显示,达霏欣米诺地尔的销售增速很快,2021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达5000万元,第二季度预估也会有很大的增长。而数据同时显示,2019年安特制药的营业收入为18879.45万元,2020年1-6月的营业收入为8831.07万元,按此数据分析虽然安特制药2021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增幅算不上很大,未来对振东制药业绩的提升是否会有帮助还是未知数。

2020年振东制药的营业收入高达48.48亿元,公司西药和中药的毛利率分别达到了59.53%和75.29%,但公司扣非后的净利润却仅为1.81亿元。究其原因,高达22.22亿元的销售费用吃掉了公司绝大部分的利润。实际上这并不是振东制药特有的情况,目前有大量医药类上市公司的销售费用都接近或超过营业收入的50%。

研发费用方面也能体现不同医药类上市公司之间的差距,恒瑞医药2020年的研发费用达49.89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为18%左右,其他如振东制药研发费用仅1.36亿元,仅占公司营业收入比2.8%左右。相比之下,中药类上市公司研发费用更低,如片仔癀65.11亿元收入对应的研发费用仅为0.98亿;同仁堂128亿元收入对应的研发费用为1.38亿元;云南白药327亿元收入对应的研发费用为1.81亿元。综上数据可以看出,中药类上市公司因研发费用极低,利润通常较高,但研发费用更高的制药企业的未来才更值得期待。

《红周刊》:安靠智电预计2021年上半年盈利11000万-13000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7.71%-98.20%,是否有继续关注的价值呢?

邱诤:安靠智电公告显示,公司电缆连接件、GIL系统服务、智慧模块化变电站收入快速增长,是公司业绩大增的主要原因。上述三项业务之中的GIL业务是我们在栏目中多次聊过的公司最大的亮点,由于早期城市规划缺乏前瞻性,以“城市架空线”为代表的传统输电线路在城市规模不断扩大的过程中占用了核心城区的大量宝贵土地资源,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土地资源愈发显得珍贵,架空线路入地改造、减少土地资源占用成为大势所趋。把凌乱无序的架空线迁改至地下,逐渐成为共识,而城市圈的崛起,为架空线入地业务即GIL业务的开展,提供了较为广阔的市场机会。2019年安靠智电的GIL产品收入还仅有3059.07万元,2020年已增至1.59亿元。

除GIL业务外,智慧模块化变电站业务是安靠智电的新业务,而该项新业务在2020年刚刚起步,就分别于2020年8月和11月签下了合计1.39亿元的订单,2021年4月和6月安靠智电分别再签1278万元、1.29亿元及1330万元的智慧模块化变电站订单。模块化变电站广泛运用于光伏、风电、储能等领域,具有广阔的市场空间与发展前景,未来有望成为安靠智电业绩新的增长点。

(本文已刊发于6月5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