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新品募集失败、老基金清盘警报响起,九泰基金权益类产品突围不易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1年07月14日 05:21

红周刊 记者 | 曹井雪

对于曾经的定增王九泰基金来说,如今在主动权益类基金领域四处碰壁,接下来突围路在何方呢?

近期九泰基金“利空”消息接二连三:7月6日,九泰锐诚因规模不足被清盘;恰好前一天,九泰旗下的天利量化开启上档发行。再往前推的5月24日,九泰才刚刚经历了旗下产品九泰锦元中短期利率债募集失败的情况,这已是九泰年内第二次募集失败。

对于基金公司而言,接连出现上述事项,也是公司整体实力欠佳的真实写照。曾经以定增为特色的九泰,也在定增政策收紧后的转型途中遭遇了种种问题。从公司发布的新基金来看,其在去年集中成立了诸多量化基金,但业绩也表现平平。

而随着定增市场的再度兴旺,九泰基金或许还是在熟悉的地方看得见风景,成立于2016年的九泰锐益就参与了皮阿诺、扬杰科技、四维图新等公司的定增。以四维图新为例,定增价格为12.5元,今年以来公司整体股价呈现先抑后扬,截至7月8日收盘,二级市场收盘仅为14.22元,最终能否通过定增获益尚存迷雾。

九泰锐诚清盘原因曝光

定增产品转型 炒股能力欠佳

九泰基金发布公告称,截至7月5日,九泰锐诚出现了连续60个工作日低于5000万元,已然触发清盘条款,无需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被强制清盘。

《红周刊》记者发现,自4年多前该基金成立以来,它就一路坎坷。公告显示,该基金成立在2017年3月24日,彼时它的名称还是九泰锐诚定增灵活配置基金。但在同年2月和5月的再融资新规和减持新规发布后,其主要的定增业务就大幅受限。2018年7月25日,该基金变更注册为九泰锐诚灵活配置基金,在2019年后又转为LOF基金。

虽然该基金投资类型几度转换,但是其首任擅长定增策略的基金经理刘开运迄今一直在任;而在2018年11月30日后,基金经理林柏川加入,同刘开运一起管理该基金到最后。

而从他的履历来看,他在担任基金经理之初管理的九泰久利是灵活配置型基金,但在2017年1月至2018年12月他任职期间,受市场整体下挫的影响,他的任职回报率仅为-15.48%。但是在其后加入的九泰锐诚中,他同刘开运搭档也没能取得十分亮眼的业绩,截至该基金清盘前的7月5日收盘,他管理以来的任职回报率只有71.57%。其中,记者发现该基金在去年的业绩尤其糟糕。

数据显示,该基金2020年的净值增长率为22.32%,在1866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第1257位;而截至7月5日收盘,该基金2021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更是只有-4.52%,在1980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1912位。

再从基金经理的选股看,他们选择的许多公司业绩表现度都不尽如人意。首先看2020年的情况,从该基金各季度末的重仓股来看,地产、家电和游戏是其着重持仓的领域。但是,从业绩表现来看,其重仓的股票大部分去年的业绩都受疫情影响出现了下滑或者增长放缓的情况,以格力电器为例,其去年各季度末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出现了同比下滑的情况,2020年度的净利润为221.75亿元,同比下滑10.21%。而业绩的下滑也迅速反映在了股价上,在该基金去年上半年持有格力期间,该公司的股价跌幅为12%。

进入2021年,基金经理的选股似乎更与标的公司的盈利情况“背道而驰”。去年该基金虽然有所不足,但是由于重仓仙琚制药、美的集团等股价表现较为出色的公司而斩获了正收益。不过今年,该基金将仙琚制药提升到第一大重仓股的位置后,却因集采等因素的影响,公司未来的业绩或许会受到一定程度牵连,记者注意到公司的两款药品在6月末刚刚被选中集采。

此外,一度退出十大重仓的格力首季被再次重仓,虽然由于去年同期基数较低,今年一季度格力电器的营收和净利润都同比大幅增长,但是数字与2019年同期相比,双双出现下滑。从二级市场看,截至7月8日收盘,今年以来格力电器的股价跌幅更是达到20%。

在接连两年九泰锐诚业绩欠佳的影响下,其规模也出现了滑坡,2020年各季度末的规模分别为1.15亿元、9210万元、4315万元和3995万元。今年一季度末的规模虽然短暂地增长到了5660万元,但由于收益为负,其清盘线边缘的规模也难以为继,最终黯然谢幕。

基金清盘、募集失败频现

九泰基金新老产品问题重重

除清盘外,《红周刊》记者发现,自去年起,九泰基金就多次出现了基金募集失败的情况。5月22日公告中募集失败的九泰锦元中短利率债就是最新一例。

基金合同显示,该基金的拟任基金经理为吴祖尧,他于2014年加入九泰基金,现任公司的副总。但是从他拟任九泰锦元中短期利率债之前,他管理的大部分是灵活配置型基金,例如他单独管理的九泰科鑫策略精选,今年一季度末股票和债券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32.75%和30.13%,两大类资产几乎对等。

记者注意到,“固收+”是他的主要策略。但值得注意的是,他的“固收+”产品都以灵活配置型的基金类型呈现,所以多数基金的回报率都处在同类基金排行榜的后半段。例如,截至7月8日收盘,自2020年5月14日开始管理的九泰科鑫策略精选的任职回报率为177.23%,在1896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第1469位。这不仅仅是个例,他目前管理的基金几乎都存在这一情况,如果在固收类产品中添加权益元素或许能占优势,但在整体权益固收势均力敌的灵活配置型基金中,则未免吃亏。

实际上,九泰旗下产品募集失败的情况并不罕见。除九泰锦元中短利率债外,今年4月2日和去年5月15日,九泰盈丰量化多策略和九泰久弘灵活配置双双宣告了基金合同不能生效。

一只新品的募集失败,或许与基金经理的关系密切。但该公司频频出现这类情况,或许也说明了产品在渠道和基民中口碑欠佳。这一点从公司整体规模上可见一斑,九泰基金近3年以来的规模几乎都在百亿附近徘徊,在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规模已经站上了百亿级别,但是此后迅速缩水至60亿元附近;去年公司规模重新上了百亿元,但是今年一季度末再度跌进百亿元之内。

从公司整体规模增长的原因来看,基金发行是补充公司规模的主要途径。据《红周刊》记者统计,截至7月8日,自去年以来公司成立的新基金数量已经达到19只,占公司现存基金总数的一半还多。虽然去年以来新成立的基金中,除了九泰久睿量化的募集金额达到19.13亿元外,其他新成立的基金募集规模都在2、3亿的水平。不过,由于发行新品数量尚可,整体的规模补充量还是较为可观。

但是公司是否顾此失彼了呢?据《红周刊》记者统计,目前公司旗下34只基金中,有10只基金一季度末的规模都在清盘线以下。

近期,公司发行新基金的步伐依旧没有放缓。目前天利量化、天兴量化智选、盈泰量化仍在上档发行,而前两只基金的拟任基金经理都是李响。此外,今年新成立的九泰久惠、九泰量化新兴产业和九泰久安量化的基金经理也是同一个人。

定增机遇再度浮现

九泰转型碰壁或回熟悉赛道?

在定增式微的岁月,公司将量化和“固收+”作为主打标签,但是从公司整体的规模来看,它们均未能给公司的规模做出实质性的贡献。

而如今,定增策略再度走红,其能否重新成为九泰基金发展的亮点呢?《红周刊》记者发现,目前公司旗下规模最大的产品就是成立于2016年的九泰锐益定增,不过该基金即将在今年8月19日到期,转为九泰锐益混合(LOF)。而最初基金合同中约定的“非公开发行股票资产占非现金基金总资产的比例不低于80%”的要求放缓至20%。

而且,根据最新的招募说明书,该基金转为LOF后,通过深入挖掘国内经济增长和结构转型所带来的投资机会,精选具有估值优势和成长优势的公司股票进行投资,对于定增的涉猎或许会弱化。此外,成立于2016年的九泰泰富定增也即将在今年9月24日到期,它一季度末的规模也有5.98亿元,在转型后是否会对规模带来负面影响还需观察。

除了应对转型外,记者还发现,九泰在定增竞争力方面也并不突出。从近期热点的定增项目来看,比如景林、东方港湾、中欧等顶流机构参与了歌力思,睿远、高毅等携手参与了中微公司,但名单上都未见九泰基金产品的身影。而九泰所参与的浙商证券的定增,其影响力和关注度不如上述两者。

再进一步看,九泰所有已经参与的多个定增项目,盈亏也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例如九泰锐益1月27日以6.83元参与的唐人神的定增,截至7月8日收盘,公司股价只有6.45元,比定增价格还略低。

(本文已刊发于7月10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