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蹭热点”“搞激励”“变更实控人”——国民技术“做大三招”似曾相识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1年07月17日 03:41

红周刊 记者 | 侯纯

7月12日,国民技术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与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孙迎彤筹划通过向特定对象孙迎彤发行股票的方式,使孙迎彤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相关方案。相关事项如顺利完成,将可能涉及上市公司控制权变更,公司股票自7月13日起停牌。若此次向董事长发行股票成行,国民技术将一改多年没有实控人的面貌,而孙迎彤的持股比例将从现在的3%扩大至13.84%-16.74%之间。

在市场层面,国民技术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实现从不被资金关注到资金追捧的转变。自5月28日的7.75元启动到7月12日以22.06元收盘,国民技术在32个交易日内的累计涨幅达1.85倍,期间有4天封在了20%的涨停板位置。

这些信息是否证明了国民技术公司运营质量走到了从长期不佳到前景无限的拐点?事实上,从其去年净利爆减9成、今年一季度亏损来看,公司运营质量依然处于低估当中。

“台本”一流

业绩却迟迟无法兑现

国民技术从事自主品牌的集成电路芯片研发设计及销售,USBKey安全主控芯片是其主要产品。公司于2010年4月上市,当年由其具有移动支付概念,在市场上成功募集了23.8亿元,超募资金近20亿元,超募资金是预计募资的6.7倍,是当年的“超募王”。在百度百科,公司是这样自我介绍的:“公司诞生于2000年3月,由深圳市中兴集成电路设计有限责任公司于2009年6月整体转制设立而成,是承担国家‘909’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工程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之一。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并在北京和上海设立有研发和支持中心。国民技术秉承自主创新的理念,以打造创新的技术、创新的产品、创新的市场,向社会和民众提供高价值、高品质的IC产品与方案为目标,积极推动行业和产业链的合作,创造多赢的商业模式。”

“台本”很牛,但真相打脸。国民技术上市第一年的业绩是最好的,2010年主营收入7.02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7亿元,每股收益1.77元。之后业绩连年下滑,2011年至2020年的十年间,公司的净利润从未超过2010年,而且2017年至2018年公司亏损分别达到4.88亿元、16.14亿元。2020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只有区区1123万元,同比下降89.19%。可以说,公司概念十足,业绩惨淡。这使得公司股价表现不佳,仅在2015年的牛市中短暂上冲过38.95元(复权后)的高位,之后一直跌跌不休,市值由于上市时的171亿元,降至今年5月初的37亿元。

“转型”三招:

“蹭热点”“股权激励”“变更实控人”

在业绩不见起色、股价长期低迷的情况下,国民技术管理层不得不谋求“转型”发展,今年以来更是祭出连环三招。

第一招“蹭热点”。5月31日,国民技术公告称,公司与韩国的浦项化学签署了《意向书》:鉴于浦项化学对新能源行业发展预期,正积极拓展负极材料业务;深圳市斯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负极材料领域具备从原料预处理至负极加工制造的全产业链生产能力,具有核心技术及生产优势。浦项化学拟通过受让公司所持斯诺实业或其子公司部分股权、或成立合资公司等形式,与公司在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业务领域开展合作。

对此,有投资者询问上述协议中转让股份和价格情况。国民技术回复称,公司与浦项化学目前签署的《意向书》为合作双方初步协商的意向性协议,也即没有具体条款及条件,最终协议能否达成也是未知数。

但从当前市场炒作锂电池的角度来说,国民技术公告与韩国浦项化学签署合作《意向书》,等于公告市场:“俺们也有锂电池”。从国民技术股价上涨情况来看,这份公告效果明显。

关于斯诺实业,这家子公司近年来一直是国民技术的一块心病。2017年12月,国民技术以13.36亿元收购斯诺实业70%的股份,斯诺实业从事电池负极材料研发生产。2018年3月,国民技术顺利完成了对斯诺实业的股权收购。交易对手方承诺斯诺实业2018年度、2019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中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8亿元和2.5亿元。然而仅仅一个月后,即2018年4月,斯诺实业就遭遇了“黑天鹅”,公司第一大客户沃特玛的母公司坚瑞沃能爆发债务危机导致资金链断裂。这也直接影响到斯诺实业,不仅失去了一个大客户,公司的应收款也成了坏账,导致2018年斯诺实业亏损了4.78亿元。受斯诺实业业绩拖累,国民技术2017-2018年连续两年亏损。

虽然国民技术与交易对手方在斯诺实业业绩爆雷后,对收购与对赌协议进行了调整,但国民技术2020年年报显示,仍有6.17亿元的业绩补偿款未收回。年报同时披露,2020年12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强制拍卖、变卖被执行人鲍海友持有的斯诺实业25%股权,用于抵偿业绩补偿款及违约金。今年1月26日,国民技术以人民币2500.25万元的成交价格竞得斯诺实业25%股权。另外,国民技术5月31日的公告显示,2020年末斯诺总资产5.43亿元,净资产-3.81亿元;2020年斯诺实现营业收入1.38亿元;净利润-3816万元。

在“蹭热点”之后,国民技术管理层很快使出第二招“股权激励”。

6月28日,国民技术公布限制性股权激励计划,向激励对象授予不超过3830.90万股限制性股票,约占本激励计划草案公告时公司股本总额的6.87%,授予价格为6.10元/股。考核目标为:2021-2023年公司营收不低于5.5亿元、7.5亿元、10亿元,净利润不低于0.4亿元、0.8亿元、1.2亿元。本激励计划首次授予的激励对象不超过124人,包括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包括公司独立董事、监事),以及公司(含子公司)其他核心管理、业务、技术人员。

仅仅两周之后,第三招接踵而至,这便是文章开头的停牌公告中的定增+实控人变更。

一招快似一招的连环拳相继打出,令人目不暇接,可以看出,国民技术真正的核心技术是资本运作。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