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风格转向科技成长 博时肖瑞瑾深挖龙头的二次成长曲线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1年07月17日 18:54

作者: 文石

近期在缺芯逻辑的背景下,半导体行业年内产能紧张难以缓解,行业持续高景气。科技主题类基金再次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比如博时基金科创团队基金经理肖瑞瑾,他在管的多只产品都与科技主题相关。

肖瑞瑾2012年复旦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加入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现任博时基金权益投资主题组投资总监助理、TMT投研一体化小组负责人兼基金经理。其代表作博时回报灵活配置,在2019年一举成名,当年全年录得净值增长率达到95.21%。他的投资特点可以概括为深耕科技创新、新兴消费赛道,研究数字互联网领域更早、更全、更深。他的投资经历覆盖完整市场周期,对震荡下行的行情管理能力突出。

市场风格从白马蓝筹向科技成长切换

肖瑞瑾明确提出:“科技科创这条行情的主线或是未来两年市场的主线。” 他认为:过去一段时间市场呈现一个非常极致的科技行情,目前全市场比较好的、比较火热的四个行业分别是光伏、新能源车、半导体、部分有色(与锂电相关的上游材料),这四个行业的交易额已经超过了市场交易额50%。虽然是一个急转弯,但在转弯完成后,基本上确认了目前整个市场风格正在从白马蓝筹向科技成长切换。

他强调当前更看好科技创新中的四个方向:信息技术创新、能源创新、消费创新和工业创新。首先是信息技术创新,比如半导体、计算机等行业。第二是能源创新,像光伏、新能源汽车等行业。第三是消费创新,很多新兴的消费场景实际上具备高科技含量。第四是工业创新,原来的生产组织方式可能是离散的或人工为主的,未来将变成智能工厂、无人工厂。其中信息技术创新和能源创新是目前市场最为追捧的两个方向,整个创新的浪潮还没有结束迹象。

对于科创板的未来,他用创业板来进行对比:当初创业板在开板两年时,大体上有200多家上市公司,市值接近3万亿元。目前科创板上市公司数量已经超过了300家,总市值接近4万亿元。创业板在成立两年后开始了一个为期两年的牛市周期,如今处于同样时间窗口的科创板或许也将迎来类似的契机,他强调当前科创板最大的两个行业分别是半导体集成电路和生物医药。

产业引领投资与企业的二次成长曲线

作为一名在科技赛道上潜心钻研的公募“掌门”,他的投资框架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即产业引领投资,“我们所有投资一定是要以产业视角来出发”。

在肖瑞瑾看来,产业信息对投资有一定的引领作用,但不是绝对性作用。作为投资人,更要用一个广阔的视角,以一个更宽的产业链维度、更长的时间维度来对整个产业信息做一个分类、聚集、再分析才能得出结果。具体方法是按照产业不同的发展阶段对企业的生命周期进行界定,判断其究竟是处在早周期、中周期还是晚周期。对那些处在产业生命周期早期的、拥有无限未来可能性的企业,对它的估值会高一些。相反,对处在成熟期或者衰败期的企业,即使它的表观估值很低,也要谨慎。

肖瑞瑾表示他喜欢那些有竞争力的、持续革新自己的企业。他强调真正的竞争力来源于产业生命周期和竞争结构,此外也来自于所处行业空间有无外延性。如果是单一的依靠卖某一样产品的企业,它的竞争力或者发展空间是受限的,因为每个人每天花的钱是有限的,不可能为一个产品去支付无限高的溢价。但是服务是有复购的、有粘性的,或许每天都会去买它的服务。优秀的商业空间,其未来一定可以实现从产品向服务的跃迁,这就是企业的二次成长曲线。

他认为科技行业投资的特点在于科技行业内部的微观结构是非常复杂的,而且复杂度远高于传统的消费行业,也远高于传统广义的价值成长行业。中国的科技行业在创新的基础之上又多了一个国产替代的逻辑,我们不仅要推出更好、更新的产品,而且要去推出能够替代国外的产品,这能够解决我们当下被卡脖子的一些问题,比如芯片和半导体。

对于大部分科技股的估值和盈利无法匹配的问题,肖瑞瑾的看法是:“上市公司有5000家,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企业可能不超过1000家,大部分科技股它不能叫科技股,就是一些转型公司,或者说是商业模式创新公司,它不掌握核心技术。但我们看到有一批核心的科技企业,它的估值和盈利模式是基本匹配的,这证明了A股的市场定价是有效的。”

此外,他坦言自己的交易偏右侧,因为公募基金本质是委托理财,要考虑到客户的体验和感受,因此不鼓励过分地和市场去对抗,而是要顺势而为。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