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聚焦IPO | ​欧冶云商与控股股东关联交易密集,部分业务毛利显著偏高有异常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1年07月21日 00:44

红周刊 记者 | 周月明

主做钢业产业互联网平台的欧冶云商与控股股东关系甚密,两者之间有着非常明显的关联交易情况,这一点为欧冶云商后续经营可能埋下隐患。此外,采购和存货方面数据也有一定问题,不排除这一问题与关联交易有关。

6月29日,主做钢业产业互联网平台的欧冶云商发布了招股说明书,向创业板发起冲击。查看该公司招股书披露的经营业绩情况,可发现公司的营收和业绩一直保持着持续增长态势:2018年至2020年,营收分别实现284.4亿元、559.8亿元和747.7亿元,同比增长1153%、96.8%和33.56%;2019年和2020年归母股东净利润分别为5125万元和2.7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46%和439.5%。

表面上,其营收和业绩增速是非常不凡的,但若仔细查看招股说明书披露的相关信息可发现,公司与控股股东关系甚密,两者之间有着非常明显的关联交易情况,这一点为欧冶云商后续经营可能埋下隐患。此外,公司的采购和存货方面相关数据也有一些异常,若考虑到营业成本中有超过3成是从关联方采购而来的,则让人怀疑这种异常很可能与关联交易有关。

与控股股东关联交易甚密

部分业务毛利明显高于同行业

招股说明书披露,欧冶云商在经营过程中有很大比例的关联采购行为,其主要是与控股股东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0.47%)及其直接、间接控制的公司相关。

除控股股东中国宝武之外,中国宝武控制的主要法人或其他组织与欧冶云商发生过交易的多达433家。除此之外,直接持有欧冶云商5%股份的本钢集团直接或间接控股的法人或其他组织中,也有25家与欧冶云商发生过交易。值得注意的是,在诸多关联方中,由欧冶云商的董事、高管直接、间接控制或担任董事的就有30家。这些数据充分体现出,欧冶云商与关联方之间的关联交易是相当密集的。

2018年至2020年,欧冶云商向关联方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金额分别达到117.8亿元、211.3亿元和245.5亿元,占到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高达42.5%、38.38%和33.26%。与此同时,其向关联方销售商品、提供劳务的金额在2018年至2020年分别达到23.33亿元、22.76亿元和25.5亿元,占到同期营业收入的8.2%、4.07%和3.41%。

其中,与其控股股东中国宝武及其相关方的关联交易金额最大。2018年至2020年,欧冶云商向中国宝武及其子公司采购商品的金额分别达到106.78亿元、181.2亿元和204.03亿元,分别占到当期营业成本的38.53%、32.9%和27.6%。

要知道的是,对于一家企业而言,一直以来,关联交易过密都是企业经营过程中的一个风险点,因为关联交易的价格一旦不公允,就会令企业的经营数据不够真实。比方说,如果拟上市公司向关联方大量采购商品,而关联方在特殊时期为增厚拟上市公司利润、增加拟上市公司毛利空间而有意调低采购价格,则此时拟上市公司的毛利空间很可能不具备持续性。又或者说,公司向关联方的销售价格远远高于市场价,则不公允的价格又可以增厚公司的营收。

倘若关联公司能一直保持这种价格还好,若其只是为了企业冲击上市时刻意行为,则一旦企业上市成功,则关联方为保障自身利益不再接受此前的价格后,届时公司的业绩必将会被大大压缩,甚至会导致业绩变脸情况的发生。而查看欧冶云商的相关经营情况,可发现此现象已初见端倪,某些产品的销售价格是存在一定疑问的。

比如欧冶云商的互联网服务项目中的产能预售业务,2018年至2020年,毛利分别达到307万元、3900万元和9343万元,占其总毛利比例的0.42%、4.16%和9.94%,增速较快。这项业务在2018年至2020年间的毛利率分别为94.59%、96.75%和98.21%,可谓是相当的高。

所谓产能预售业务,据招股说明书称,“主要是在钢材现货交易模式基础上,协同钢厂端推出产能预售模式,支持钢厂每天进行钢材资源的在线发售和定价,改变了传统的月度订货模式,使得钢厂能够发现和触达更多中小用户,拓宽了钢厂的销售渠道,满足了中小用户个性化需求。在平台化统购分销业务的开展上,公司基于综合平台对用户需求的精准洞察,主动将钢厂资源进行在线投放,使得下游中小用钢企业可以直接触达钢厂一手资源,助力钢厂提质增效和中小用户采购成本降低。”

据招股说明书,2018年至2020年,欧冶云商产能预售业务的单价分别为12.82元/吨、13.81元/吨和16.79元/吨,若按照2020年98.21%的毛利率来看,其2020年的产能预售业务的毛利能达到约16元/吨。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据行业人士所称,钢贸行业平均单吨的零售毛利仅约3~5元,远比欧冶云商的产能预售毛利价格要低。那么,欧冶云商16元/吨的毛利是如何做到的呢?这其中是否是关联方刻意压低价格向其供应,还是其售价远远高于市场价呢?既然其称此产能预售业务是为了中小用户采购成本降低,那么按理来说售价不应比市场价高很多才对,而事实却恰恰相反,那么,如此情况是否是关联方向其低价供应钢材呢?对此,公司是需要解释自己是否存在关联方利益输送可能性的。

采购数据存在异常

值得注意的是,《红周刊》记者也就此核算了欧冶云商的采购相关数据,发现其中是存在不小异常的。

据欧冶云商招股说明书,2019年和2020年,公司采购总额分别达到560.6亿元和737.4亿元,若按照13%的增值税率来计算,则2019年和2020年含税采购分别达到633.49亿元和833.24亿元。若考虑到2019年1~3月增值税率为16%这一条件,则2019年的实际含税总额还要比633.49亿元要高。

按理来说,这部分采购金额一部分是通过现金采购,另一部分还未付现金的就需计入应付款项中。而查看同期的现金流量表,2019年和2020年,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613.6亿元和829.06亿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加的48.4亿元和-14.8亿元的影响,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565.15亿元和843.86亿元。

将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相勾稽,可发现2019年公司的含税采购比现金支出多出了68.34亿元,而2020年含税采购比现金支出要少10.62亿元。

这种情况意味着,2019年的采购有一部分还未付现金,理论上,当年的应付款项中应新增68.34亿元,而2020年的现金支出中有一部分是支付了之前的应付账款,理论上2020年负债规模需要减少,即应付款项减少10.62亿元才对。

可事实上,若查看欧冶云商的招股说明书可发现,2019年和2020年,其应付款项分别为67.11亿元和90.13亿元,其中,2019年较上一年新增了45.65亿元,与理论新增金额相差了约23亿元;而2020年其应付款项更是未减反增,存在约33.633亿元的异常。

如此来看,欧冶云商2019年和2020年的采购相关数据是无法匹配的,这不得不令人怀疑其采购数据的真实性。若考虑其大量商品都是从关联方处采购而来,则理论上若粉饰采购数据则相对是更加“方便”的。

存货金额存在矛盾

值得注意的是,欧冶云商除了采购方面数据存在疑问外,其存货方面数据也是有一定疑问的。

据招股说明书,2019年和2020年,欧冶云商钢材采购金额分别为535.53亿元和703.42亿元,不锈钢业务采购金额分别达到91.51亿元和99.86亿元,2019年和2020年,这两项采购总额分别达到了627.04亿元和803.28亿元。此外,营业成本中的外购存货金额2019年和2020年分别为536.85亿元和723.66亿元,外购存货主要由采用总额法核算的统购分销业务及不锈钢交易业务的采购成本组成。

一般来说,采购来的原材料一部分体现在当期的营业成本中,剩余未使用的则应该计入存货。而将采购额与营业成本中使用的外购存货相减,则2019年至2020年分别为90.19亿元和79.62亿元,理论上,这部分差额应该计入当期的存货变化中。

不过还需要注意的是,先不论报告期内存货中原材料的新增金额如何,据招股说明书,2019年至2020年,欧冶云商的存货价值总额分别为25.92亿元和22.02亿元,如此看来,2019年仅比上一年新增11.11亿元,2020年则较上一年未增反减少3.89亿元。

从数据对比来看,这两年的存货数据是无法匹配的,显然就需要公司对其不锈钢业务的原材料采购数据做更多披露了,若无更多披露和解释,则其存货相关数据是否真实就很令人怀疑了。特别是在公司向关联方大量采购的情况下,其数据的真实性更让人怀疑。

招股书与官方微信数据矛盾

真实交易总量真假难辨

另外还有一点让人好奇的是,欧冶云商发布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欧冶云商综合平台共有企业注册用户14.1万家,钢铁交易SKU数160万个。2020年,综合平台全年钢铁交易及服务量达4762万吨,较2019年的3705万吨增长了28.53%;欧冶物流平台仓储服务量达3164万吨,较2019年的2508万吨增长了26.16%。”这里的综合平台钢铁交易及服务量是指综合平台上现货交易、产能预售、统购分销、撮合交易服务四类收费服务模式的业务总量。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在此前欧冶云商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其称2020年公司的GMV达到了3.6亿吨,变现交易量1.8亿吨,此处GMV是商品交易总额的全称。由此可见其招股书披露的4762万吨较官方微信公众号所披露的3.6亿吨要少不少。如此情况下,究竟哪个商品交易总量才是真实的?若招股书中所披露的为真实的,是否意味着官方微信公众号有夸大数据、虚假宣传之嫌?对于这一点,就需要公司做更多澄清了。

附图 欧冶云商微信公众号截图

(本文已刊发于7月17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