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ST信通“头铁”拒召开股东大会,阜新银行引火烧身,IPO屡受挫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1年07月21日 21:12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围绕ST信通董事会取消临时股东大会一事,交易所、投服中心均表达了关注态度。为寻求法律支持,ST信通“踢开”了长期法务合作机构大成事务所,和经验和口碑相对较低一些的华商(长沙)事务所临时达成合作。

此外,此次股东间的争端也把与亿阳集团、ST信通关系密切的阜新银行牵扯了进来,后者2016年后即官宣IPO进程,但一直未达标。

被上交所、中小投服中心关注

ST信通董事会仍拒绝如期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近期,《红周刊》连续报道了ST信通5位自然人股东和大股东、董事会之间的“逼宫”一事,几位小股东仅凭借手中持有的3%股权提出了罢免现任董事会成员,并要求在临时股东大会上进行投票表决。

对于小股东的进逼态度,7月13日,ST信通董事会决议宣布取消原定于16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

此举引发多方关注。上交所随即下发监管函,要求就相关董事的履职情况、是否有董事或高管存在内幕交易等情形,尽快自查核实。中证中小投服中心更直接亮明态度:董事会提出的取消股东大会的理由均不构成正当理由,故反对取消公司股东大会。

虽然交易所和中小投服中心提出质疑和反对,但ST信通董事会仍未在16日如期召开股东大会,此外也没有公布何时重新召开。

参与提交罢免董事议案的ST信通股民郭先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我们之前就知道,(董事长)袁义祥已经铁了心要和监管层对着干。”而且就在近日,ST信通财务总监朱厚荣宣布离职,董事长袁义祥代行CFO职务,直到新的CFO接任。

有受访者坦言,自己被上市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蛮干”态度所震惊,其行为显然让交易所和中小投服中心下不来台。

工商信息显示,中小投服中心的股东包括上交所、深交所,以及中登公司。官网也显示,中小投服中心归属证监会直接管理。近一年来,中小投服中心频频“亮剑”,譬如本月初,在中国宝安的股东大会中,中小投服中心首次运用股东投票权“公开征集”的方式,成功推动了上市公司修改章程、删除不当反收购条款,引起市场瞩目。

临时选用华商(长沙)律所

在涉及此次股东大会的诸多争议中,另一个蹊跷之处是,ST信通原先的长期法律合作伙伴是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但在不久前发布的取消股东大会公告中,提供法律意见支持的却是广东华商(长沙)律师事务所。ST信通为何会突然更换律所?

有ST信通前高管向《红周刊》记者坦言,大成事务所也知晓,完成股权登记后,又猝然取消临时股东大会,法律角度站不住脚,因此迟迟不同意出具法律意见书。无奈之下,上市公司方面才联系到口碑和经验远逊于大成事务所的广东华商(长沙)事务所。

可供佐证的是,据《红周刊》记者统计,大成事务所一共与115家A股公司存在合作关系,由北京大成(上海)事务所提供法律服务的A股公司有15家;相比之下,广东华商服务的上市公司仅有48家,其中华商(长沙)事务所更是仅与天泽信息一家上市公司存在合作关系。

天泽信息也是存在诸多问题的。7月初,其连发公告自曝家丑:子公司有棵树因违反亚马逊平台规则,致340个账号被封禁;5年前并购的全资子公司远江信息陷入经营困境,无法展业;因8900万元并购贷款逾期,天泽信息科研生产大楼被无奈拍卖,用于偿付逾期贷款。

除了向证监会、交易所等部门反映意见外,郭先生等股民表示,对于与亿阳集团、ST信通关系莫逆的阜新银行,也会向辽宁银保监局投诉,希望能斩断阜新银行和ST信通大股东之前的资金往来,进而约束上市公司相关董事潜在的增持能力。

阜新银行引火烧身

IPO计划屡受挫,加剧“资本饥渴症”

据公开信息,阜新银行也一直有上市计划。2016年5月,阜新市政府官网公告称,已成立了阜新银行上市工作协调推进组,由分管副市长牵头、协调解决阜新银行上市工作中的重大问题,“重点帮助阜新银行做好政府及政府关联类不良贷款等处置工作;统筹阜新银行国有股权减持计划,并安排国有股份减持资金处置阜新银行的政府及政府关联类不良贷款。”确保阜新银行2016年末前实现上市。这一表态显然是过于乐观了,实际结果是未能如期IPO。

其后,辽宁省政府也在2017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量的实施意见》中表示,要“加快营口银行、阜新银行、辽阳银行上市前的准备工作,争取早日完成境内外上市”;2018年底,在“辽宁—香港经贸合作推介会”上,阜新银行与建银国际就港股IPO事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彼时省政府表示,希望阜新在2019年底前上市。

几经周折,阜新银行的上市希望却越来越渺茫。辽宁省内城商行在盛京银行、锦州银行港股上市后,阜新银行、营口银行的IPO均未有所突破,错过借股市补充资本的时机后,资本充足率问题愈发紧迫。在2016年底时,由于地方政府协助化解不良贷款,阜新银行的不良贷款比率仅有1.39%,但到了2020年底时,由于疫情等原因影响,阜新银行的不良率骤升至4.07%,远高于营口银行、锦州银行、盛京银行等辽宁省内其他城商行。

对此,联合资信在信用评级报告中指出,阜新银行信贷投放在地域和行业上过于集中,而当地经济持续低迷,阜新银行“信贷资产质量明显下行,拨备水平已显不足……面临较大的资产减值计提压力”,需尽快补充资本。但较差的资产质量加大了上市难度,而上市无望,反过来又加大了通过其他渠道补充资本的压力。

为解决上述问题,辽宁省计划通过合并省内12家城商行的形式,提高资本充足率、改善公司治理。“在合并前,相关方面肯定会仔细审查阜新银行的报表。”一位接近亿阳高层的知情人士向《红周刊》记者透露,阜新银行真实的呆坏账数据很可能会被披露出来。

此外,阜新银行董事长赵祥等董事和高管未来的去留问题,也是合并过程中的一大悬念。

相关阅读:

1.ST信通小股东欲“罢免”现任董事会,债权人阜新银行受拖累业绩暴跌

2.ST信通取消临时股东大会激化矛盾,小股民呼吁监管层介入或采取临停,内幕交易嫌疑有待澄清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