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营收不够 ,卖企鹅来凑,大连圣亚的这笔账得好好查查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1年07月25日 03:40

红周刊 特约 | 胡东辉

大连圣亚在即将被ST的紧要关头,52只企鹅扮演了英勇救主的角色,每只卖了43万元。其中44只企鹅销售确认为主营业务收入,共计1876万元。不要小看这笔收入,虽然公司净利润仍然亏损,但它能让大连圣亚2020年的营业收入高于1亿元,从而避免披星戴帽。但上交所为此发了4封问询函,还联合大连证监局启动现场检查。这一查首先吓坏了为大连圣亚提供审计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赶紧修改了原先的审计报告,将这1876万元营业收入扣除了。这样一来大连圣亚就直接被ST了,还是带星的。

为何公开“硬杠”上交所?

披星戴帽并不意味着就一定会退市,但是警告的意味极浓,对公司股价会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大连圣亚费尽心机卖企鹅续命,现在一切心血都泡了汤,因此火冒三丈,居然“硬杠”上交所,在自己的小号“精彩圣亚”发布了一篇名为《大连圣亚“反腐”百问之第二十二问》的文章,将矛头直指上交所监管员杨某某、吴某某,称其利用手中职权,欺上瞒下、瞒天过海,阻挠上市公司正常的信息披露。

对此,上交所相关负责人7月20日就有关监管情况发布了答记者问,称大连圣亚于4月30日披露2020年年报,上交所发现年报中披露的营业收入与前期公告披露的数据存在较大差异,公司部分销售收入的会计处理存在较大疑问,可能不符合相关规定。为此上交所先后4次发出问询函,并联合大连证监局自6月8日起对大连圣亚进行了现场检查。检查中,公司以商业秘密等为由,拒不提供相关证明材料,企鹅销售会计核算相关内部控制的完备性和有效性无法核实,且发现部分重要会计凭证和审计底稿存在更改和不一致的情况。

企鹅销售是否真实存在?

上交所表示,截至7月13日,大连圣亚未在规定期限内回复问询函。同日,公司年审会计师根据监管现场检查发现的线索,对相关审计证据进行了重新核实,明确表示应当扣除企鹅销售相关的“新增销售收入”1876万元和其他收入共3021万元,扣除后大连圣亚主营收入8401万元,低于1亿元。根据相关规定,上交所作出了对大连圣亚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决定。上交所还指出,2019年以来,大连圣亚信息披露严重失序,存在多项违规情形,上交所于今年2月2日起暂停了大连圣亚适用信息披露直通车业务,其发布的公告须经上交所事前登记并进行合规性审核,合法合规的公告仍可正常发布披露。公司所称相关工作人员阻挠公司信息披露的情况并不属实。

看了上交所的回应,感觉似乎是会计准则之争,就是企鹅销售收入是不是应该计入主营业务收入。普通投资者更关心的是企鹅销售是否真实存在?如果是虚构的,就等于恶意造假,这是投资者最深恶痛绝的。如果企鹅销售是真实存在的,无论是不是应该计入主营业务收入,这都不是普通投资者所公认的财务造假。但是从上交所的答记者问中看不出企鹅销售是否真实存在,会计师事务所也只是确认这笔销售收入应该从主营业务收入中扣除,给人的感觉是销售和收入都是真实存在的,否则就应该直接确认这笔收入不存在。

应该重新启动现场检查

其实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上交所对这52只企鹅销售是否真实存在、以及是否每只都卖了43万元是怀疑的,为此还启动了联合现场检查。应该说,这种怀疑是合理的,因为2020年正逢疫情暴发,公共游乐场所很长时间都处于关闭状态,收入锐减,这种情况下是不是还有动物园会购买企鹅?而52只企鹅是大连圣亚历年出售记录中最多的,其中有28只是在11月份出售的,这种合理性何在?上交所既然启动了现场检查,并且出现了公司不完全配合的情况,就不应该止步于此。销售都是甲乙双方的事,还可以到购买方去现场检查,看看那些企鹅在哪里,合同是怎么订的,款是怎么付的,这不就可以查清楚了吗?

遗憾的是,上交所没有再到购买方所在地去进行现场检查,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上交所现场检查的权限有限的原因。而从现有的证据情况来看,是不能得出企鹅销售有假的结论的,上交所最终依靠的还是会计师事务所单方面更改了审计意见。会计师事务所要否定公司财报一般是说“无法表示意见”,而不是直接修改年报数据。也正因为如此,大连圣亚才敢跟上交所公开“叫板”。有鉴于此,上交所应该重新启动现场检查,查个水落石出。

(本文已刊发于7月24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