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杰创智能信披前后矛盾露马脚,单项采购冠军输了排名

壹财信 发布于 2021年07月27日 15:21

来源:壹财信

作者:赵书涵

去年12月,经历9个月上市辅导期的杰创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杰创智能”)于创业板申报IPO并被受理,并于今年7月16日成功过会,其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

在接受辅导期内,杰创智能通过收购实控人控制的其他公司解决了同业竞争问题,但是《壹财信》梳理公开资料后发现,杰创智能在历次股权转让过程中存在一些疑云。

一关联方消除同业后被收购,两自然人股东留守

据招股书,杰创智能的实控人孙超、龙飞二人曾经控制的深圳市军泰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军泰科技”)成立于2013年8月5日,经营范围包含“计算机数据库、计算机系统分析、提供计算机技术服务;电子元器件、集成电路、光电产品、半导体、太阳能产品、仪表配件、数字电视播放产品及通讯产品的技术开发及销售;通用机械、专用设备、交通运输设备、电气机械的销售;汽车、摩托车及零配件的销售”等。

军泰科技从2017年下半年后就没有开展实际经营业务,而过去曾经营的悬架控制器业务与杰创智能的智慧安全产品中的悬架控制器业务存在同业竞争。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下称“企信网”),2020年6月8日,军泰科技的经营范围发生了变更,退出了与杰创智能存在同业竞争的赛道,只保留了“汽车、摩托车及零配件的销售;国内贸易(不含专营、专控、专卖商品);销售九座及九座以下乘用车”等业务。彼时,军泰科技的注册资本为200万元,股东是孙超、龙飞、汪慧、朱兵四人,出资占比分别为35%、15%、25%、25%。

但是仅过两个月,杰创智能却表示为了消除与军泰科技的同业竞争,遂与军泰科技原股东孙超、龙飞、汪慧三人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收购了军泰科技51%股权。根据资产评估报告,截至评估基准日2020年6月30日,军泰科技经审计后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15.20万元,采用资产基础法评估后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15.20万元,孙超、龙飞、汪慧按各自转让股权的比例合计向杰创智能支付7.75万元。

不过,上述的这一纸协议签署着实让人一头雾水。

在军泰科技已经完成经营范围变更的基础上,为何杰创智能依然坚持收购一家与主营业务完全无关的企业的控股权?面对这样一家资不抵债且无业绩的“空壳子”公司,杰创智能会不会在之后发展中“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20年9月,军泰科技完成这次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原股东孙超、龙飞二人已经退出对军泰科技的投资。另外两名非关联的自然人股东,其中汪慧仅转出2万元出资额,目前仍持有军泰科技出资额48万元,出资占比为24%;朱兵持有的出资额保持不变,仍为50万元,出资占比为25%。

这两名股东成为这家公司坚定的留守者,未退出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高管履历疑似造假,供应商戳破数据假象

杰创智能IPO前的这次股权收购疑窦丛生,而在向创业板申报IPO后,其披露的申报材料也出现种种问题,保荐机构国泰君安或保荐不力。

首先,招股书中关于高管履历的信披频频出错。

据招股书,实控人孙超曾于2005年5月至2008年12月担任广州天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创科技”)总经理。但是企信网显示,天创科技却成立于2018年4月,实控人是刘国连,并且实控人同时还是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截图来自企信网)

同时,杰创智能监事兼技术中心副总监甘留军和兼任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三职的李卓屏均于2005年5月至2008年11月任职天创科技,任职时间也早于这家公司的成立时间。另外,李卓屏也在实控人孙超曾担任总经理的北京光谷软通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做会计工作,入职时间为2000年8月,早于企查查网站查询到的公司成立时间2002年(企信网查询不到该企业工商信息)。

(截图来自企查查)

杰创智能披露的另一实控人龙飞,根据其履历信息,曾于1997年7月至2001年2月担任长沙乐德科技有限公司技术部技术员。但是在企查查网站上,并未找到与该公司名称一样的企业信息(企信网也查询不到)。与之最接近的长沙乐德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1月,成立时间要比龙飞入职时间晚了28个月。龙飞还于2001年6月至2003年8月担任广东蓝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蓝通科技”)技术工程师。但是企信网显示,蓝通科技的成立时间是2002年2月27日,比招股书披露的龙飞入职时间也晚了8个月左右。

根据招股书披露,市场总监孙凌于1997年11月至2000年5月担任广东蓝通计算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蓝通信息”)项目经理。但是企查查显示,蓝通信息成立于1998年6月25日,成立时间晚于孙凌入职时间。

杰创智能多名高管曾在同一家公司共事,可是其入职时间却普遍出现早于这些公司的成立时间。

其次,杰创智能披露的采购金额与供应商年报披露的相应数据“打架”。

据招股书,北京海联捷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联捷讯”)是杰创智能2020年的第四大供应商,双方的交易金额为1,422.27万元。

(截图来自企查查)

据公开信息,海联捷讯成立于2004年3月,注册资本3,300万元,公司于2014年在新三板挂牌。根据其公示的年报,2020年海联捷讯第四、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均低于杰创智能披露的相应采购金额,但杰创智能却没有进入海联捷讯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海联捷讯2020年年报)

为何双方之间的信披造成如此大的差异,是收入确认方式不同带来的变化,还是其他原因造成,杰创智能或应作出解释。

信披“自作聪明”露出马脚,单项采购冠军输了排名

此外,杰创智能在招股书中披露的供应商信息还出现前后矛盾的情况。

招股书上会稿第344页披露了报告期内前五大供应商情况。2020年,杰创智能向第三大供应商天津大海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大海云科技”)采购LED显示主屏257.50万元、LED显示左右副屏132.04万元、坐席协作管控端102.48万元、其他975.67万元,合计1,467.68万元。

同时,招股书上会稿第586页又披露报告期内前五大硬件采购供应商的具体情况,2020年,杰创智能向大海云科技采购LED显示主屏及副屏的金额为1,173.15万元,这与前面披露的相应金额高出了783.61万元。

(截图来自招股书第344页)
(截图来自招股书第586页)

2019年和2018年的信披数据也出现怪异现象。例如,2019年,杰创智能向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下称“广州海康威视”)采购原材料751.01万元,广州海康威视荣登杰创智能当年度第五大供应商的宝座。可是招股书586页披露的2019年前五大硬件采购供应商中,第三名硬件采购供应商江西宏泰水利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宏泰水电”)的采购金额为816.90万元。杰创智能单单针对宏泰水电的硬件采购金额超过了对广州海康威视所有原材料的采购额,可是宏泰水电却“输”给广州海康威视,没有进入当年度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

2018年,杰创智能对第一大供应商广州海康威视所有原材料的采购金额是662.64万元。但是在2018年前五大硬件采购供应商名单中,第一名中山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和第二名贵州众智合力科技有限公司的硬件采购额均已高出广州海康威视的全部采购金额,可是上述两家供应商在杰创智能披露的2018年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无影踪。

这样的信披漏洞令人无法理解,杰创智能披露的申报材料越细致,露出的马脚也越多。

招股书上会稿第542页,杰创智能披露了报告期内收入前五大项目的具体情况,杰创智能负责客户B的智慧安全项目B-1,截至2020年末,该项目的应收账款金额为4,333.08万元;杰创智能负责客户中国通信建设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下称“中国通信第一局”)的广东省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程骨干通信传输网络关键设备采购项目,截至2020年末,这个项目的应收账款为2,092.25万元;杰创智能负责客户广州广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升电子”)的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程一体化机柜项目,截至2020年末,这个项目的应收账款为1,232.16万元。

但是招股书上会稿第629页披露,杰创智能截至2020年末应收账款前五大客户情况中,涉密项目客户B的应收账款余额却为2,665.04万元,与前面披露的数据相差1,668.04万元;第二名客户中国通信第一局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732.25万元,与前面的数据相差360.00万元。第三名客户广升电子的应收账款余额与前面披露的对应数据一致。

针对中标合作的项目,杰创智能也显示对客户的“不熟悉”。

招股书上会稿第275页显示,在2018年的前五大客户中,丹阳市智慧城市投资建设有限公司(下称“丹阳城投”)是第四大客户,销售金额为2,116.75万元。据招股书披露,杰创智能从2017年11月通过招标与丹阳城投建立合作关系,负责该客户的丹阳大数据中心1期基础设施工程建设项目,以满足丹阳市智慧城市和政务信息化建设的各项需求应用。此项目于2018年完工。

丹阳城投成立于2017年7月17日,注册资本4,378.92万元,由四名法人股东构成。其中,丹阳广网智慧城市建设有限公司出资占比40.00%、江苏有线数据网络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江苏数据”)出资占比27.00%、中兴智能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出资占比18.00%、深圳市迪威迅股份有限公司出资占比15.00%,实控人为丹阳市广播电视台。

招股书上会稿第176页介绍杰创智能数据中心综合服务业务下细分服务时,2018年,数据中心系统集成服务的前五大客户中,杰创智能来自江苏省广电有线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有线”)的收入为2,116.75万元,这一金额与当年度杰创智能确认来自丹阳城投的收入金额一致。

丹阳城投的参股股东江苏数据是江苏有线的全资子公司。此处披露的客户成为“江苏有线”,是杰创智能合作的另一项目,还是信披出现了瑕疵?

杰创智能的信披花样百出,最终却因“自作聪明”露马脚,信披真实性或将大打折扣,《壹财信》将继续关注其上市进程。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