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菲菱科思高管履历信披存疑,供应商未成立即开展合作

壹财信 发布于 2021年08月09日 14:33
菲菱科思高管履历信披存疑,供应商未成立即开展合作

来源:壹财信

作者:陈思言

2021年3月11日,深圳市菲菱科思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菲菱科思”)向深交所提交创业板IPO申请,现已进入到了问询阶段。

梳理公开资料后,《壹财信》发现菲菱科思的毛利率低于同行、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高管履历、外协供应商信披存疑;社保缴纳和供应商数据存在出入。

两财务指标弱于同行

菲菱科思成立于1999年,主营业务为网络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ODM/OEM模式与网络设备品牌商进行合作,为其提供交换机、路由器及无线产品、通信设备组件等产品的研发和制造服务。

报告期内,菲菱科思营业收入从2018年度的90,299.14万元增长至2020年度的151,339.71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9.46%。

然而观其身后,菲菱科思产品毛利率都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

2018年至2020年,同行可比公司智邦科技、明泰科技、共进股份、剑桥科技、卓翼科技、恒茂高科的毛利率平均值为14.23%、17.82%、16.30%,而菲菱科思毛利率分别为8.79%、14.21%、14.35%。

对此,菲菱科思解释称:公司业务起步较晚、发展较快,因此在经营规模、产能产量、客户结构、产品丰富程度、资金实力等方面与同行存在一定的差距。

报告期内,菲菱科思还存在资产负债率“领跑”行业均值的情况。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菲菱科思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5.19%、67.09%、67.62%,同期,而同行可比上市公司均值为45.83%、49.44%、52.58%,要明显低于菲菱科思。

《壹财信》还注意到,菲菱科思的一募投项目实施主体注册资本未能实缴到位。

此次IPO,菲菱科思拟募集5.04亿元用于海宁中高端交换机生产线建设项目、深圳网络设备产品生产线建设项目、智能终端通信技术实验室建设项目。其中海宁中高端交换机生产线建设项目为全资子公司浙江菲菱科思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浙江菲菱科思 ”)。

浙江菲菱科思成立于2020年11月27日,招股书披露其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实缴资本未进行披露,经查询,企信网显示浙江菲菱科思实缴出资额为0万元。

菲菱科思高管履历信披存疑,供应商未成立即开展合作
(截图来自企信网)

多处信息披露存疑

随着公开资料的更新披露,《壹财信》发现菲菱科思的多处信披令人疑惑。

首先,菲菱科思的两高管履历存疑。

董事长陈龙发先生,招股书显示:1994年6月至2000年6月,其任深圳市明日粤海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然而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5年3月2日,要晚于其任职起始日。

菲菱科思高管履历信披存疑,供应商未成立即开展合作
(截图来自天眼查)

另一高管菲菱科思的职工代表监事、成本会计谢海凤女士,招股书披露的履历中显示,2001年9月至2007年1月任青岛永利华玩具有限公司成本会计。但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时间为2004年7月28日,吊销日期为2006年12月23日。该公司的成立时间晚于谢女士入职时间。

菲菱科思高管履历信披存疑,供应商未成立即开展合作
(截图来自天眼查)

更令人不解的还有,菲菱科思招股书披露一外协供应商在未成立前就与菲菱科思产生了合作关系。

东莞市硕安涂电子有限公司(下称“硕安涂电子”)是菲菱科思2018年至2020年的外协供应商,菲菱科思分别向其采购喷漆9.58万元、38.49万元、33.58万元。

然而《壹财信》查询企信网信息却发现:硕安涂电子于2019年7月1日才成立,不知为何招股书披露其2018年就与菲菱科思产生了合作关系。

企信网显示:硕安涂电子注册资本为80.00万元,但实际缴纳0万元。经营范围为:电子产品及零配件、电子元器件、电子线路板、自动化设备的技术研发、生产、加工、销售、上门安装与维护;电子产品辅料、电子涂料的研发与销售;批发业、零售业;货物或技术进出口(国家禁止或涉及行政审批的货物和技术进出口除外)。

菲菱科思高管履历信披存疑,供应商未成立即开展合作
(截图来自企信网)

此外,硕安涂电子工商年报还显示2019年、2020年连续两年其社保缴纳都为0人。

与公开信息存在出入

除上述信披存在疑问,《壹财信》发现菲菱科思的招股书与其他公开信息存在多处出入。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2021年6月28日),菲菱科思拥有2家全资子公司,分别为浙江菲菱科思与深圳市云迅联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云迅联”),无参股公司和分公司。浙江菲菱科思成立于2020年11月,因此2018年与2019年不纳入合并报表。

随着企业的发展,菲菱科思的员工人数从2018年末的792人增加至2020年末的1,314人。招股书显示菲菱科思的员工保障较为到位,社保缴纳比列较高。

不过招股书与企信网工商年报中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却存在出入,令人疑惑。

据招股书,2018年菲菱科思除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748人外,其余四险缴纳人数均为752人。

而企信网显示,菲菱科思2018年除养老保险为781人外,其余四险缴纳人数均为785人。纳入合并报表的云迅联,成立于2015年7月28日,2018年企信网显示其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2018年菲菱科思与全资子公司云迅联社保缴纳人数相加却多于招股书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

招股书显示2019年菲菱科思的社保缴纳情况为: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957人,医疗、生育保险缴纳人数为958人,工伤、失业保险缴纳人数为960人。

企信网则显示,当年度菲菱科思养老保险缴纳人数为1,028人,医疗、生育保险缴纳人数均为1,029人,失业、工伤两险缴纳人数为1,031人。子公司云迅联当年五险缴纳人数均为0人。这些数据相加也与招股书所披数据不一致。

除了招股书披露社保缴纳信息与公开信息存在出入,菲菱科思招股书披露的采购金额与供应商的年报数据也无法对应。

据招股书,惠州攸特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攸特电子”)为菲菱科思2020年第七大供应商,菲菱科思向其采购网络变压器等产品3,040.60万元。

然而据攸特电子新三板年报,其不具名披露的前五大客户销售数据无一能与之匹配。攸特电子2020年报显示:与菲菱科思招股书披露的采购金额最相近的是第二、第三大客户,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为3,272.76万元,第三大客户销售金额为2,934.60万元。

菲菱科思高管履历信披存疑,供应商未成立即开展合作
(截图来自攸特电子新三板年报)

菲菱科思对上述存在的诸多问题,或需给出合理解释,《壹财信》也将保持关注。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